分类 华宇代理 下的文章

任然

如果它真是一家普通的民营企业,那么又是如何被选中的?是否通过了必要的公开和遴选程序?是否征求了公众意见?

中央三令五申降低企业制度性成本,为实体经济发展营造更好的市场环境,但全国16个省份的数百家中小学生校服生产企业却遇到新的烦恼:只有进入一个名为“阳光智园”的App,才能参与校服招标和供应服务。同时,该平台向校服生产企业收取货款4%的服务费,瓜分掉校服企业约一半的净利润。这场貌似由教育部门主导的校服采购模式变革,实际操盘者却是一家民营企业,众多校服企业质疑其借机制创新之名,行垄断敛财之实。(《经济参考报》1月22日)

校服问题,包括校服本身的质量、价格问题乃至腐败问题,近年来时有曝光。2015年7月,教育部、工商总局等多个部委联合下发《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校服管理工作的意见》,规定学生可以自愿购买校服,也允许学生按照所在学校校服款式、颜色,自行选购、制作校服,这被视为是对校服乱象的针对性纠偏。

“阳光智园”也在这一背景下“应运而生”,标榜为“校服互联网+”管理应用平台,能让家长与厂家直接建立购买关系,学校不再经手校服费用,有利于廉政风险防控。

这听起来似乎不错,但仔细一想,却并非那么回事。一方面,既然校服的购买权交给了家长,那么到哪儿买校服,就当由家长做主。可现在家长只能选择那些与“阳光智园”签订了协议的校服企业,这显然是对改革初衷的某种背离;另一方面,“阳光智园”立足于打造校服订购平台,却向企业收取高达4%的服务费,规定家长和企业都只能在平台交易,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?

不仅是校服企业,地方教育部门也有干部提出质疑,可替代阳光智园平台的免费互联网平台不胜枚举,为何单独强推该平台,而不是两家或多家并举,从而推动公平竞争?

“阳光智园”到底是什么来头,实在让人好奇。抛开这种采购模式是否真地能够实现廉政风险防控的初衷不谈,如果它真是一家普通的民营企业,那么又是如何被选中的?是否通过了必要的公开和遴选程序?是否征求了公众意见?以“红头文件”发出的倡导建议,多多少少都具备了强制性。事实上,多个地方的教育部门在执行过程中都是将之作为“必须”要求来落实。

一纸仅供参考的论证会纪要,到了省级及以下很多教育部门就变成了“必须”。从字面上理解,这确实是执行上出现了加码乃至扭曲。但文件专门为某个互联网平台背书,哪怕只是倡导,提供“参考”,真地合适吗?按理说,这种行政倡议,在地方上所可能引发的“执行走样”其实也是完全可以预估到的。

从实际效果看,“阳光智园”的操作模式,也显得疑点重重。比如,早就有人指出,即便是所有学校和企业都统一使用“阳光智园”平台,校服企业能否进入平台参与竞争,还是要有学校等相关部门决定。另外,也有家长表达了对于“阳光智园”平台上校服企业的售后服务与校服质量的质疑。在这种现实之下,一些地方教育部门和学校大力推广“阳光智园”,除了受到上级红头文件的鼓励,是否也有不当的利益驱动?

校服市场问题时有曝出,恰恰是因为这个市场受制于学校和教育部门的“权力”,在相关改革后,试图以“平台垄断”的模式来“净化”校服市场,只能是一厢情愿,也构成了对改革初衷的架空。

一个App一旦获得红头文件背书,在地方教育部门的“配合”下,就可以将不与自己签订合作协议的校服企业排除在市场竞争之外,这再次反映出市场公平的脆弱性。相关部门不仅需要好好查查“阳光智园”的来头,更要对于“红头文件”介入校服市场的行为,给出明确说法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  无锡11月9日电 (记者 孙权)11月9日,以“绿色高效创新发展”为主题的2018世界内燃机大会在江苏无锡启幕。中国内燃机学会理事长金东寒在大会开幕式致辞时表示,无锡是中国内燃机行业重要的研发和制造基地,产业链完整,在柴油机电控共轨系统、涡伦增压、排放后处理三大核心技术上处于国际领先地位,大会首届选址无锡,拟定每三年召开一次。

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到会演讲。 孙权 摄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到会演讲。 孙权 摄

  据了解,2018世界内燃机大会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、中国工程院、江苏省人民政府指导,中国内燃机学会、无锡市人民政府主办,无锡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、无锡市科学技术协会、无锡市汽车工业协会联合承办,大会囊括了内燃机产、学、研、用、修、管、贸的全产业链。

国际内燃机及制造装备展览会现场。 孙权 摄国际内燃机及制造装备展览会现场。 孙权 摄

  作为内燃机行业的首届世界性大会,大会旨在全力打造全球内燃机行业的整机制造商、零部件供应商、用户、大学和研究机构交流的平台,以期促进技术创新、商业模式创新以及相关方的合作,引领世界内燃机产业的发展方向。

图为国际内燃机及制造装备展览会现场。 孙权 摄图为国际内燃机及制造装备展览会现场。 孙权 摄

  “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持续发展,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内燃机生产国。”金东寒介绍,内燃机是中国目前和今后实现节能减排最具潜力,效果最为明显的产品,而且在相当长一个时期作为主流动力机械的地位不可动摇。

  记者了解到,2018世界内燃机大会主要活动由“1+1+2+8+1+1”几个部分构成。即1场2018世界内燃机大会主峰会、1场内燃机产品展览展示、2场高峰论坛、8个专题分论坛、1场闭幕式以及1场技术参观。每场活动都各有侧重、各具特色。

  大会还邀请到了来自国内外的380多名专家学者、知名企业家参会。在9日上午的大会主峰会之后,围绕“高效清洁燃烧”“排放与后处理”“燃料与润滑油”“设计、制造、材料与可靠性”“测试、燃油喷射、高效增压”“绿色智能船舶动力”“低碳能源及高效利用”等内容的8个分论坛也将陆续开展。

  据悉,大会同期举行国际内燃机及制造装备展览会。在9200多平方米的展示现场,参展的110家单位“各显神通”,对外展示全球最先进的内燃机产品、国际国内获奖产品、内燃机技术研发创新能力、内燃机专用制造、测试技术设备以及配套与技术服务等。无锡的透平叶片、永瀚、航亚科技、派克、隆达等企业也组团亮相,集中展示无锡“两机”产业发展亮点。(完)

  巴萨欧冠客场平国米提前出线

  本报讯(记者 赵晓松)北京时间昨天凌晨,欧冠联赛小组赛第四轮全面展开,在B组一场焦点战中,西甲劲旅巴塞罗那队客场1比1战平意甲国际米兰队,提前两轮出线。

  本场比赛吸引了大量球迷赴梅阿查球场观赛,比赛门票收入达到580万欧元,创下意甲球队主场征战欧冠的门票收入纪录。尽管梅西缺阵,但巴萨在比赛中仍然占据主动,国米门将汉达诺维奇多次高接低挡,成为场上最忙碌的球员。第83分钟,马尔科姆突入禁区低射得手,巴萨取得领先。4分钟后,国米队长伊卡尔迪禁区内乱战破门,将比分锁定在1比1。赛后,巴萨4战3胜1平积10分提前出线,国米积7分排名小组第二。

  “我们从未放弃,一直在战斗。”伊卡尔迪赛后表示,球队靠着不放弃的精神,在主场与世界上最好的球队踢平。他表示,球队将在接下来迎战英超劲旅托特纳姆热刺队的比赛中继续努力,争取出线。虽然没能客场拿下对手,但提前出线还是让巴萨主帅巴尔韦德感到满意。巴尔韦德还透露,臂伤基本痊愈的梅西随队来到客场,但保险起见,并未让他登场。

  在其他比赛中,马德里竞技队主场2比0战胜多特蒙德队,两队同积9分,位列A组前两位;C组的领头羊利物浦队爆冷客场0比2不敌贝尔格莱德红星队,那不勒斯队主场1比1战平巴黎圣日耳曼队,这4支球队积分差距不大,出线形势尚不明朗。

原标题:台湾核四厂正式步入历史:全新燃料棒将运回美国拆解待售

历经近40年的兴建、停建风波后,位于台湾省新北市贡寮区的第四核电厂(下称核四)正式步入历史。据台媒报道,台湾电力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台电)日前表示,已委托原美国燃料制造商全球核燃料公司(Global Nuclear Fuel)将核四厂内存放的1744束核燃料棒运回美国暂存,并伺机转售。

台电表示,由于核四已确定不会重启,因此决定将核燃料棒移出,核四厂未来将转型为综合电力园区。至于核四厂的设备,仍在寻找买家。

根据台湾省的“非核家园”目标,岛内核能发电设备应于2025年以前全部停止运转。

对此,已退休的台湾核四厂原厂长王伯辉批评称,出售核四厂燃料棒是赔本生意,这批燃料棒价值约80亿新台币,如今亏损需全民买单。政府为了“非核家园”的政策目标将核燃料棒运回原厂拆解,“好多昔日同事为之惋惜。”

原厂长:若急于卖掉燃料棒,台湾缺电时将无任何对策

根据台电公司的规划,上述计划分3年实施,预计2020年底前悉数运出。上述美国原厂负责运送和拆解核燃料棒,并进行异地保存。“中时电子报”援引台电发言人徐造华的说法称,美国原厂只是暂时存放,保留未来再利用的可能。目前存放时间预计到2022年为止,在此之前要找到买家。若最终无人接手,将把浓缩铀分离出来到国际市场出售。

对此,王伯辉对台湾“中央社”表示,听到此消息后,很多电厂老同事都痛心疾首,不认同该做法。只要好好保存,核燃料棒并不会有外泄问题,现在要送到美国处理,就算拆解、转售成功,也卖不了多少钱,别说赚钱,连回本都不可能。

王伯辉称,全新的燃料棒买来未用就拿去拆解转售,就算在国际上也很罕见。虽然可省去维护费用,但运送和处理拆解也需高成本,卖不卖得掉更是问号,这样的决定只是浪费纳税人的钱罢了。他指出,无论是台电公司还是台湾“经济部”,作出这一决定之前都应征询专家意见。而非一味为了“非核家园”口号,便断然决定将全新核燃料棒浪费掉。

王伯辉提出,如今台湾仍面临缺电、限电风险,若急于卖掉燃料棒,缺电时将无任何对策。他建议,政府应继续保存燃料棒,待真的不必依赖核能时,再紧急处理,将燃料棒出售。

对此

重启核二厂2号机组保供电

核电是台湾的第三大电力来源。台湾地区的核电建设始于上世纪70年代,现有的三个核电厂共有六台机组,装机容量514.4万千瓦。其中,核一厂、核二厂采用沸水堆,核三厂采用压水堆,三座在运核电厂都将在2025年前服役期满。

负责发输配电综合电力业务的台电公司最早于1978年首次提议建设第四座核电厂。1980年台湾当局正式提出核四建设提案,“行政院”批准位于台湾北部沿海的贡寮乡作为核四厂址。1999年3月核四正式动工,由台电公司负责兴建营运。但该项目自诞生之日起便风波不断,历经多次停建、复建、延期。日本福岛核事故后的“反核”浪潮下,台湾当局最终于2015年作出“核四封存停工”的决定。

根据台湾“经济部能源局”此前预估,核四封存再加上核一、核二、核三陆续除役,2018年台湾将面临缺电风险。台湾“中华经济研究院”研究员王京明此前表示,以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的发电成本测算,未来8年台湾电价要涨四成。

去年1月,为实现“2025年非核家园”的目标,台湾当局在批评声中完成了“电业法”修正。“电业法”修正案规定,要在2025年之前将可再生能源占比从目前的不足2%提升至20%,同时彻底关停核电厂,实现“天然气50%、燃煤30%、可再生能源20%”的能源结构,达成“非核家园”目标。

台湾供电系统以备转容量作为电力盈缺指标,备用容量率越高,电力系统越稳定,每日备转容量率维持在7.2%的水平可大致应付供电危机。2017年,台湾电力供应连续多日备转容量率仅为3%-4%。进入2018年,由于空气污染严重,台湾的燃煤发电厂纷纷被要求降载,致使电力备转容量今年1月一度降至3%左右,出现罕见的冬季用电淡季缺电状况。

在此情况下,台湾当局被迫选择“保供电”、“减空污”,不得不考虑重启核二厂2号机组。核二厂2号机组2016年5月大修后并联发电,随即发生跳机事件,台电随后修复,但因意识形态介入,一直没有运转,至今停机超过600天。

2月5日,台电公司向台湾“原能会”提出申请,重启核二厂2号机组。台电表示,核二厂2号机组若加入供电,有望增加3%备转容量率,将有助于缓解台湾电力供应紧张。

据台湾“工商时报”报道,台湾“原委会”最快将于下周批准核二厂2号机组重启申请,该机组最快可在4月加入供电行列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