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 拉菲平台 下的文章

  学业和求职被卡?请让教练式思维模式开道吧  如果你不知道自己要什么,就无法知道路在哪里

  视觉中国供图

  又临近毕业季,作为一名生涯咨询师,我接触过许多毕业生,他们之中有些人是生涯困惑者,也有一些人是老师推荐来的“就业标兵”。这些学生的故事总会带给我很多思考:为何有些表面看起来条件不错的学生,会卡在求职上,又是什么让一些明显不占优势的学生成为佼佼者?

  显性因素如家庭背景、过去的经验、学业成绩等会影响求职进程,除此之外,有个非常核心的因素影响了学生的生涯发展和选择——学生自身是否知道自己的未来通向哪里?也就是学生是否知道自己要什么?

  这个问题很难,对于大学毕业生来说,有没有答案不要紧,关键是你是否在寻找答案的路上,是否愿意承担寻找答案的责任。

  我们一起来看看以下两个对比强烈的找工作的故事,它真实地发生在我们身边。

  小美就业三问:如果你知道去哪里 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

  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女生,毕业的时候却去了著名的投资公司,这个女生是如何实现专业跨越的呢?

  第一问:大学专业不占优势,我该如何选择?

  小美升入大学没多久,就被大一的科目愁坏了。虽然计算机专业是她的选择,但是真正进入课程之后,她发现这些课程的难度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。班里的许多同学似乎是天生的编程高手,把原本自信的她比成了笨拙的丑小鸭。

  一番消沉之后,小美决定用行动来寻找自信,很快,她就报了许多社团,要尽量去体验不同的东西,从体验里去发现自己的方向。

  第二问:有了方向,如何平衡和本专业的关系?

  经过一番探索,小美发现,自己非常喜欢金融社团的活动。如果未来要从事这个行业,如何才能进入呢?经过一番了解,小美觉得,比较可靠的途径是去辅修一个学位。

  于是她在大二申请了金融专业的辅修。上了一段的课程,小美非常肯定地告诉自己:Yes,这就是我要的!既然如此,该如何平衡两个专业呢?

  答案是显然的:全力以赴把金融学好。至于计算机,只要能够毕业就好了。

  第三问:作为辅修生,如何PK正规军

  一般情况下,辅修生肯定拼不过金融系的学生,认真思考之后,小美决定用实践经验给自己加分。

  最近的实习时机就是大二暑假。在老爸朋友的帮助下,小美找到了一个在某银行支行实习的机会。

  作为大二学生,小美的实习,其实就是观察别人做事。她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的机会,主动当起了会议记录员,细心的记录赢得了行长的信任,开会时经常带着这个聪明的小姑娘。就这样,一个暑期,她跟着行长开了很多会,基本了解了一个银行支行行长的工作内容及挑战。可以说收获满满。

  用生涯专业术语讲,她这是做了一个“工作追随”,是了解职业最直接的方式之一。

  在分析了暑期收获之后,小美的大三辅修学习更具有了针对性,学习也更有动力了。

  当然,一个支行的实习经历还是不够的,小美在大三暑假又为自己找到了国内某个投资公司实习的机会。这再次促成了她的内功提升。

  终于,在大四的关键时刻,精心准备的小美拿到了某著名美国投资公司的OFFER。公司总裁在最后的一关面试她,惊叹这个女孩对于投资行业的理解,也很赞赏她的能力,为小美给出了大大的赞。

  冯志的升学三战:如果一艘船不知道要去哪里 所有的风都是逆风

  一位名校会计专业的男硕士,无论是从学校招牌,还是专业、学历,都可以说在就业市场上占尽先机。做了多年就业工作的王老师遗憾地说:“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就业困难……我们的学生都是挑用人单位的。”

  第一战:高考

  上高中时,这所名校就是冯志的梦中首选。但是天不遂人愿,高考残酷的竞争使得冯志梦碎考场。倔强的冯志决定再战一年,可惜仍然无功而返。在父母的压力下,他“憋屈”地去了省内的一所大学,成为会计专业的学生。

  可是梦中的校园如同情人的面庞,始终萦绕在失落青年的心头,他决定一定要报考这所名校的研究生。

  第二战:硕考

  大四考研,依然命运弄人,又以失利告终。不甘心的冯志选择再战,第二年仍然名落孙山。

  这时候,冯志如同屡试不中的书生,尝尽了求学的百般酸楚。思来想去,以他现在的学历,工作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同届的同学都已经工作两年了,而自己似乎一事无成。强烈的自尊心让他很难接受落后于人的状态……几经思量,冯志还是咬紧牙关,决定再战。

  苍天不负有心人,第三年考研,冯志终于成功了。满怀着兴奋的心情,冯志踌躇满志地准备着行囊,盘算着如何在那仰慕已久的校园里散步,在清澈如镜的湖边晨读……但是,正当他开心的时候,又传来出乎意料的消息:他所就读的专业不设在本部校区,而在城外郊区的分校区。

  也就是说,几年硕士读下来,冯志并不能“踏入校门”。也许对别人来讲这算不了什么,但对于几经征战、终成正果的冯志来说,无异于晴天霹雳。“在名校就读”的梦想仿佛擦肩而过,冯志欲哭无泪,几乎想要放弃。

  当然,冯志最终还是去了那个让他爱恨交加的学校。转眼3年硕士生学习过去,选择又一次来到了面前。

  第三战:博考?

  这时候,饱经考试“磨难”的冯志已接近而立之年,虽然有着名校研究生的学历加持,但是却毫无工作经验。对于这样的学子,很多单位是充满怀疑态度的,不敢轻易接收。当然,冯志对自己花这么大代价拿到的学历也是非常看重的,不入眼的工作他也不想要。所以就陷入他和用人单位“相看两相厌”的窘境。

  当然,还有一个隐约存在的东西若有若无地影响冯志找工作,那就是他最初的校园之梦。要不要继续考本校的博士,去那魂牵梦绕的校园,去那美丽湖畔……

  于是,冯志人生的第三次考试大战又将拉开帷幕……

  张丽丽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顾莹和她的野外拍摄装备。受访者供图

顾莹和她的野外拍摄装备。受访者供图

  顾莹把相机聚焦到棕熊的头部,等它一点点走近,正要按下快门,她突然看到镜头里的棕熊猛地盯住自己,神情越来越愤怒,继而向她飞奔而来。

  顾莹一把扛起三脚架和沉重的相机,奋力往反方向跑,就在回头查看“险情”的慌乱瞬间,她摔倒了。身后那只棕熊却开始了冲刺,一转眼离她只有8米左右的距离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棕熊被地上的几根铁丝挡住了脚步,趁着它愣神的工夫,顾莹飞一般地逃离,这才算是捡回了一条命。

  3年前,野生动物摄影师顾莹第一次前往可可西里拍摄藏羚羊,一不小心进入棕熊的觅食地,差点儿遭遇生命危险。这个外表看起来娇小的女子,早已习惯与危险同行,因为拍起照来总这么“玩命”,她还被人戏称为“荒野女猎人”。

打斗中的雄性藏羚羊。顾莹/摄打斗中的雄性藏羚羊。顾莹/摄

  她曾独自开着越野车行走西藏两个月,在深山中坚守几个星期,只为拍摄高原特有种“红胸角雉”;她一个人闯进时常发生抢劫的玻利维亚,当地人不常说英文,她也不会西班牙语,一路搜寻各种场景下火烈鸟的画面。

  她在满是蚂蟥和蚊子的热带雨林中穿梭、爬行。菲律宾国鸟“食猿雕”被科学家预估50年内将灭绝,为捕捉它们的踪迹,顾莹深入这片雨林,暴雨不打招呼说来就来,还曾听到森林外军队作战的枪声。

  她还跑去北极熊繁殖地拍摄1个月,终于拍到北极熊冬眠后带幼崽出洞的画面,零下30摄氏度的气温下,眼前所及除了雪还是雪;她在南极时,不巧赶上厄尔尼诺现象,在暴风雪里连续坚持了18天,每天花10多个小时拍摄帝企鹅,创下独立摄影师在南极帝企鹅繁殖地连续拍摄最长时间的纪录。

  然而这一切困难,在顾莹眼里,都远不及在可可西里无人区的拍摄。2016年,在实现南极、北极拍摄后,为完成“地球三极”题材,顾莹第一次前往可可西里,记录青藏高原上藏羚羊的生存现状。

  可可西里位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西部,被摄影师誉为野生动物的天堂。这里出没着野牦牛、藏羚羊、白唇鹿等青藏高原上特有的动物。但同时,海拔5000米的高度,也意味着摄影师必须要忍受严寒,并与强烈的高原反应作战。

可可西里的藏野驴。顾莹/摄可可西里的藏野驴。顾莹/摄

  相比同海拔的其他地区,可可西里无人区植被少,含氧量更低,冬天尤其如此。在海拔2700多米的格尔木时,顾莹白天犯困,到了晚上又头痛;踏入海拔5000米的地区,她更是一连吐了3天。

  拍野生动物,是比拍风光还不确定的事儿。动物无法沟通,很难预测它们的行踪,拍摄需要耐心,也要撞运气。相比南极近在咫尺的帝企鹅,可可西里的野生动物都很神秘,它们十分敏感,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落荒而逃,或者干脆向人冲过来“捕猎”,有时候越是靠近,它们就越会远离。

  在用镜头定格之前,顾莹往往要经历漫长的寻找、等待和观察。拍摄藏羚羊产仔时,她起得比动物早,睡得比动物晚,每天清晨5点半就钻进帐篷,保持十几个小时的安静状态,为防止引来肉食动物,她连有味儿的食物都不敢吃。

  为保证自己的安全,也不打扰动物的生活,她经常把自己藏匿起来,躲进隐蔽的帐篷中守候,抱着相机静静“偷窥”。

青藏高原的棕熊。顾莹/摄青藏高原的棕熊。顾莹/摄

  动态场面最精彩也最难捕捉,为不错过各种好镜头,她必须“盯”住动物。顾莹随身的装备里有各种“长枪短炮”,上百公斤重的器材,二三十个镜头,不同角度方向的机位来回切换;为侦查航拍场景和保证备用,她随身携带3台无人机。

  粗略算下来,每个出现在她镜头里的场景,背后都是几十次的重复等待和抓拍。食物要自己带,难点要自己解决。夏天遇上一连几天的暴雨,越野车陷在泥泞里出不来;冬季天气寒冷,十几天拍下来,她常常冻得手指开裂。

  经常出现在人们镜头里的动物,被研究的也多。那些难得一见的珍稀物种往往资料寥寥,要拍好它们,就得下功夫琢磨它们的习性。除了拍摄,顾莹都在搜集各类文献资料,丰富动物的知识、了解它们的习性……

  在可可西里,她一待就是3年。这3年里,几乎一半时间,顾莹都在无人区拍摄。另一半时间,她在不停地做功课。

  正因为这种坚守,她的《角落里的生命——生息在地球三极》摄影展,获得2016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最高奖评审委员会大奖。她还成为可可西里唯一的申遗特邀摄影师,得到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大力支持。

一只狼叼着雄性藏羚羊头。顾莹/摄一只狼叼着雄性藏羚羊头。顾莹/摄

  其实,拍动物的人有很多,受称赞的片子也不少,但资深的摄影师总能一眼看出照片背后的“猫儿腻”:有些动物拍得生动巧妙,恰恰是因为它们生活在喂养的状态下,只要投食就可以随意拍摄,要拍得生动并不困难。

  顾莹追求的却是纯自然。“我希望在野外和真正的野生动物相遇,看到它们真实的生活。”她不喜欢给自己的照片下太多定义,“拍野生动物有很多不确定性,如果主观去选择性拍摄,很可能会局限和片面,只定格到特定的瞬间。我的方法是只要遇到,都一一记录。”

  她已记不清一共去过可可西里多少次。每次,少则大半个月,多则两个月,扎进无人区后,顾莹便全神贯注,只有被拍摄的动物当下的行为完全结束,她才会恋恋不舍地移开脚步。

  因此,她看到了许多人不曾看到的景象,她发现野生动物也在缓缓发生变化,比如迁徙的藏羚羊。多年前,青藏铁路刚建成,它们对火车这个庞然大物心存恐惧,摄影师无法同时拍到火车和藏羚羊。2016年,顾莹第一次前往可可西里就拍到了它们同框的画面。2018年,她拍到羊群结队从桥下穿过,而桥上是正在奔驰的火车。

  “野生动物一直在努力适应周边环境的变化,但是我们需要给予它们足够的时间和生存空间。这也反映了动物生存与人类发展的关系。”顾莹认识到,作为一名野生动物摄影师,必须在内心构建起动物保护和环境保护的意识。她的作品,也不再是取悦大众的“糖水片”,而是关乎整个可可西里自然生态的大命题。

火车和藏羚羊同时穿过的画面。顾莹/摄火车和藏羚羊同时穿过的画面。顾莹/摄

  “如果一味只给观众提供野生动物唯美的瞬间,往往会引发人们对它们生存状态的误读。”顾莹说,事实上,野生动物不只是在蓝天翱翔、在草原奔跑、沐浴阳光光鲜靓丽的样子,它们的生活中还有异常残酷的一面,她的相机里就留下不少这样的瞬间:在临死前举起翅膀做最后挣扎的帝企鹅幼雏,迁徙时过公路被车撞伤、奄奄一息的藏羚羊,眼患白内障的滇金丝猴……

  “动物如何繁衍,如何面对天敌,栖息的环境是否受到人类活动的影响,这种影响达到何种程度,都是我们必须关注的事。”她严肃地说。

  但凡身处野外,顾莹就像上了发条一般,铆足力气。她拍野生动物较真儿,和恶劣的环境较劲儿。这个拼起命来毫不含糊的女子,接触摄影其实是“半路出家”:在此之前,她曾从事另一项同样酷炫的职业——滑翔伞运动。

  作为前中国滑翔伞国家队队员,顾莹曾先后4次获得全国滑翔伞女子冠军,还创造了第一个中国女子滑翔伞点对点直线越野百公里的纪录。但命运似乎和她开了个大玩笑。2009年,在备战世界杯集训的最后一天,顾莹在滑翔伞基地失速坠落,差点儿瘫痪。按照医嘱,她必须暂停滑翔伞运动一两年。

  休养时,一次随友人出行的机会,顾莹偶然拍到了濒危的黑脸琵鹭起飞。那一瞬间,她渴望自由飞翔的情绪一下被点燃,随后以鸟类为主题开始拍摄。顾莹的足迹踏遍全球七大洲四大洋,记录了上千种鸟类,还多次举办《飞鸟视界》等展览,作品被收录进世界权威鸟类全书《世界鸟类手册》。

  从万丈高空回归到踏实的土地,顾莹认为自己如今的努力更有社会意义。与野生动物的距离拉近再拉近的时候,她总会忘了一切。潜意识里,顾莹一直把摄影当作另一种需要挑战的“极限”——这是一项涉及自然、生态以及生存的大命题。

  入摄影行业7年,顾莹走南闯北,拥有很多与外国同行交流的机会。提起野拍生物的“大家”,这些外国摄影师总是备受青睐。去国外参加自然电影节时,她没想到,自己的作品在受到称赞的同时,还收获了一些惊讶的声音,很多人感慨,原来中国的野生动物是这么丰富多彩。

  顾莹觉得自己有责任对这些野生动物进行全方位的记录。中国的自然保护区总面积高达147万平方公里,接近国土总面积的1/6,其中可可西里及三江源的野生动物资源非常丰富,还有很多不为大众所知,“我会一直扎根在可可西里三江源、中国的青藏高原拍摄,我相信中国的野生动物还是中国人自己最了解。”

  在顾莹看来,可可西里野生动物的故事也许一辈子都拍不完。就在前几天,她又拾起熟悉的设备,向着可可西里再次出发了。

  (视频由受访对象提供)

  中国侨网11月8日电 据美国《世界日报》报道,美国布鲁克林班森贺一名华裔学生,日前晚上返家途中,遭两名非洲裔青少年抢劫,夺走其身上的手机。管辖该区的市警62分局,目前已逮捕一名嫌犯,且正追缉另一同伙。

  这起案件发生于10月26日晚上9时左右,位于82街2072号前的街道上,当时一名17岁的华裔男学生步行回家,两名非洲裔青少年紧随其后,突然冲上前从背后突袭,一人迅速用手捂住受害者嘴巴,将他推倒在地,另一人抢走其口袋内的一部手机后逃逸。

  目击民众报警后,警员立即到场进行调查,受害者拒绝送医院治疗,警方因为他没有严重受伤,也不再勉强。其他警员则成功在案发附近逮捕两嫌之一、16岁的非洲裔男子William Malakai,另一人正在追捕当中,因涉事者未成年,警方未透露过多个人信息。

  “超级锦鲤”,一场互联网表演狂欢

  近日,一条“超级锦鲤”的故事在朋友圈热传,作者通过微信公号发文叙述了自己从小到大的幸运经历,引得读者纷纷转发,一时呈刷屏之势。上个月,某平台的“寻找中国锦鲤”活动可谓轰动网络——网友@信小呆以三百万分之一的概率,抽中了年度大奖,总价值据估算超过300万元。此后,各路商家纷纷跟风,“高校锦鲤”、“美妆锦鲤”层出不穷……

  “转发又不要钱,不转白不转。”“动动手转发又不要钱,万一中奖了呢!”这或是绝大多数人参与这场“锦鲤”狂欢的心理初衷。一定程度上说,超级锦鲤式营销能够成功,就在于它深度熨帖了人性——买彩票都还需要花上2块钱,但转发锦鲤,只需“动动手”就可能“中奖”,这符合基本的人性驱动。事实上,一切成功的营销,都可谓对人性最大限度的顺应和激发。

  网络时代,病毒式营销对于人性的利用和挑拨就更为充分了。在朋友圈,转发、参与锦鲤营销,已经不仅仅是想中奖、占便宜这么简单,而是自带了自我表演的性质。换言之,当大家都在参与某项活动时,这个活动就无形中具有了软性裹挟的效果,不参与者或者冷眼旁观者反倒成了相对的异类。

  另外,这场严格意义上并不算新玩法的锦鲤营销,之所以能够迅速引发新的参与狂潮,也有人认为其中有更深刻的社会背景。比如,锦鲤营销走红,可能预示着年轻人越来越追求“天上掉馅饼”式的成功捷径;也有分析认为,人们之所以追捧锦鲤,是源自一种心理层面的补偿需要,正因为在现实中可能遇到的挫折太多,或者说暂时看不到解决路径,那么即便转发锦鲤不一定能让人心想事成,却可能让人有无助感和失控感减少的幻觉,所以,跟风者众。

  上述隐蔽的心理原因到底是属于过度解读,还是确有其事,很难有定论。但毫无疑问,从媒体调查来看,“锦鲤转发”确实是一种低成本高收益的营销。这是社群网络化时代,营销边界的再次拓展。谈到网络营销,我们时常只注意到它背后商家的动机,但对于网络受众来说,今天其实已经很难区分真正纯粹的信息传播和营销的边界。比如,锦鲤转发,相信没人不知道它是营销,但它并不影响参与者的兴趣。

  当然,越是成功的网络营销,越不可复制。就以锦鲤转发为例,它一旦到达一定的热度,受众的关注度和兴趣就开始衰减,并逐渐产生“审视疲劳”,想要持续复制很难;另一方面,一种营销模式火起来后也可能再被其他力量利用,如超级锦鲤后期就迅速出现了打着“锦鲤”抽奖旗号的短信诈骗。这提醒网络营销的发起者,需要有足够的风险管控意识,也启示监管应与时俱进,避免因管理漏洞带来失范。

  总体来看,我们可以把超级锦鲤营销的走红,看作是互联网时代的一种表演狂欢——对于发起者来说,它在传播过程中不断强化“××锦鲤”的暗示,并对活动进行赋义,营造仪式感,将参与者视为潜在的“幸运儿”,以试图弱化营销的属性;而对于受众而言,互动、转发,更多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存在感和参与热情。超级锦鲤或许在规模和热度上创造了新的标杆,但这种互联网场域内的大型表演活动,注定会不断更替,迎来新的“爆款”。据光明网